首页 »

被“双十”拒绝的陈水扁,这两年过得怎么样?

2019/9/13 0:23:51

被“双十”拒绝的陈水扁,这两年过得怎么样?

不知道阿扁10月10日是否端坐在电视机前面,看着自己的老同事在屏幕里“风光”。

 

作为前台湾地区领导人,陈水扁出席“双十”活动的申请被台中监狱驳回,各方似乎都松了口气。

 

一个保外就医的犯人还能明目张胆参加“盛大场合”?确实有些难以自圆其说。

 

不过,这倒是一下提醒了记者,曾经喧嚣熙攘的阿扁保外就医事件已经过去近两年了,他的这段时光到底过得怎么样?

 

居家

 

2015年的春节,陈水扁有幸是在家里度过的。

 

因贪腐入狱服刑的陈水扁,2015年1月被台湾当局法务部门“矫正署”以“在监不能为适当医治”为由,核准保外医治一个月。在办理交保手续后,陈水扁离开台中监狱,前往高雄住处居家疗养。

 

彼时,他已经经历了2231天的囹圄生活。

 

其子陈致中随后一天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组温馨的照片,画面里的陈水扁或和家人一起看电视,或和妻子吴淑珍两人低头不语默默吃饭。媒体引用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来描述这位台湾地区前领导人来之不易的平淡家庭日常。

 


按照规定,陈水扁保外就医后,台中监狱要每月至少一次派人了解其情况。如果陈水扁复原良好,必须回监服刑;如果身体状况未改善,经审核后可以延长保外就医。“法务部”还给了陈水扁三个紧箍咒——三不规定,“不上台、不公开讲话、不接受采访”。

 

关于陈水扁保外就医资格和时长的争论在台湾从来没有停止。陈水扁保外就医当天的监狱门口就上演过具有代表性的一幕,既有支持者前来欢迎他重获自由,也有民众表示抗议,批评国民党当局“纵放贪污犯”。因为立场不同,双方还发生了肢体冲突。

 

这种争论一直延续到今天。

 

活动

 

正如民进党“立委”蔡易余所说,保外就医后的陈水扁在“尴尬时刻”重复困扰着台当局。

 

据台湾“中央社”报道,陈水扁日前申请出席台当局“双十”活动,台中监狱认为陈水扁病情仍属复杂,现场尚无法提供完善特殊医疗与照顾环境,加上现场变量多,已超出治疗的必要范围,所以驳回申请。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对此表示肯定。

 

这个问题的逻辑非常简单。就像国民党“立委”许淑华所言,若陈水扁身体跟精神状况已正常到让他可时常出席公开场合,台中监狱应考虑撤销他保外就医资格。

 

民进党内部则是松一口气,笑称“中监解决了大家的难题”。

 

陈水扁获准保外就医后的春节,台湾高雄大寮监狱曾发生恶性事件,服刑人员挟持典狱长,越狱未遂后饮弹自尽。据称在他们留下的诉求信中,6人以陈水扁为例质疑台湾司法因人不同而待遇不同,为何前台湾当局领导人陈水扁知法犯法却能保外就医,提出“既然阿扁可以保外,就比照办理一视同仁,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吗”。

 

有媒体指出,从此次“监狱风云”可以看出陈水扁保外就医后遗症掀波。陈水扁参加的每一个公开活动都像是当局的“尴尬时刻”。

 

对于此次“双十庆典”,许淑华认为,将来台中监狱每月审查陈水扁保外就医资格时应重新评估,若精神跟身体状况都可让他频繁出席公开活动,应撤销其保外就医资格并回去服刑。她说,目前蔡英文也不敢“特赦”,因孤臣陈水扁案在社会观感不好,但陈水扁已数度游走法律边缘。

 

看病

 

陈水扁的病情一直是媒体关注和“推测”的对象。不过,阿扁到底病至何种程度?只能说,你猜。

 

当时对狱中的陈水扁进行医疗鉴定的结果是,脑部病变、漏尿、手抖等病况严重,审核无误,已一致通过让阿扁保外就医。

 

后续不断有关于陈水扁病情的消息由家人释放。另外根据台中荣总医院诊断,陈水扁有重度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、脑神经退化、重度忧郁症。

 

不管怎样,保外就医后,陈水扁的生活中的确充满着医院的消毒水味。

 

据台湾媒体报道,陈水扁保外就医后,首度踏出家门就是到高雄长庚医院做体检,他穿著横条纹长袖POLO衫跟运动鞋,在看护的协助下,坐上儿子陈致中推着的轮椅,感觉很吃力。

 

起初阶段,他每周都需要到医院“报到”。如果儿子陈致中没有时间,就会由友人代劳陪同。陈致中称,医生建议父亲“多出去走走,晒晒太阳。”

 

出游

 

陈水扁的确在保外就医期间时不时走出去晒晒太阳。

 

2015年5月,陈水扁保外就医后,首次回台南官田西庄老家,在扁妈陈李慎和陈致中陪同下到惠安宫参拜。陈水扁在老家停留2小时即返回高雄。

 

据台湾《联合报》报道,陈水扁先从高雄回到西庄祖厝,祭祖小憩后,享用碗粿、鱼羹小吃,约中午12点,驱车前往惠安宫上香。寺庙内仅有数人在场,陈水扁在看护搀扶下,拄着拐杖沿着寺庙前阶梯缓缓步入庙内,停留约10分钟即离去。

 


2016年6月,陈水扁保外就医后首次出远门,自高雄北上到台北参加自己创办的凯达格兰基金会募款餐会。此行备受媒体关注,由于“法务部”认定餐会具政治性,不准陈水扁出席,因此陈水扁并未进入会场,而是在一旁的包厢和友人以及支持者互动,场外则有反扁群众聚集抗议。陈水扁儿子、印佣以及医生陪同。

 

报道称,陈水扁面无表情,右手拇指不停抖动,但有媒体发现,陈水扁疑似看到镜头,手才抖。

 

台中监狱要求,陈水扁只能私下会老友,过程不开放拍摄,不过媒体报道称,透过墙面镜子反射,仍可看到,支持者一一和陈水扁寒暄,政坛友人的探访,更让陈水扁表情明显放松。

 

媒体援引台南市长赖清德的话称,“陈水扁的牢狱之灾,实际上已经让他身心异常,所以在医生的安排之下,透过适当的人气的接触,对他的健康,是有帮助的。”

 

还债

 

陈水扁保外就医后,围绕赃款的追缴工作也还在继续。该还的还是得还。

 

台湾特侦组统计,陈水扁吴淑珍夫妇在所涉案判决定谳后,应执行罚金刑及追缴不法所得,总计10.0172亿元(新台币,下同),扣除已执行罚金1739万多元,还有9.8433亿元待执行。

 

此外,扁案还有“国务机要费案”、国泰并世华银2案不法所得为4亿742万多元未判决确定;若再加上这两案,扁案罚金及不法所得高达13亿9176万多元。

 

就在其保外就医期间,瑞士最高法院已裁定,有关陈水扁家族因二次金改弊案汇至瑞士的不法所得,其中台湾已判决确定的不法所得合计674.684万美元(折合新台币约2亿元)应返还台湾。此前,陈致中曾两度向瑞士联邦法院提出异议,但最终在保外就医期间被驳回。

 

另外,美国司法部拍卖陈致中在美2处房产所得189万美金,当时的媒体报道称台湾正与美国就此沟通。

 

可见,这两年,陈水扁以各种方式“活跃”在人们的视线里,我会告诉你有人用陈水扁狱中编号买了香港六合彩,然后,然后中奖了么。